《環球聖經譯本》介紹——為何需要一個新的聖經譯本?

 

  聖經是神的聖言,永恆的真理,是神賜給全人類的禮物。在神全智的安排下,聖經在特定的歷史時空以希伯來文、亞蘭文和希臘文寫成,又憑藉歷代譯經先賢的耕耘,讓各時各地讀者都能看得明白,以自己最熟悉的語言領受這萬古常新的真理。翻譯聖經,按時代變遷不斷更新譯文,是普世教會發展的需要,也是 神託付的使命。環球聖經公會在這新世紀開始之際,就配合時代步伐,啟動了「縱橫開合」的巨大譯經工程。

 

縱向繼承 凝聚古今研經譯經成果

 

  1972年,一群屬靈前輩從神領受並承擔了為華人教會重新翻譯聖經的使命,組成中文聖經新譯會,創會委員包括滕近輝博士(主席)、鮑會園博士(翻譯組組長)、戴紹曾博士、唐佑之博士、桑安柱監督、謝友王博士、陳終道牧師、吳勇長老、邵慶彰牧師、麥維惕博士和容保羅牧師。他們本著譯經先賢那種排除萬難的精神,開始了聖經中文重譯的艱巨工程,務求把一本忠於原文、易讀易懂的新譯本,呈獻給華人教會。總幹事容保羅牧師四處奔走,穿針引線、籌募經費、羅致人才,使譯經計劃得到眾多聖經學者、教會領袖和文字工作者的參與和支持。經過多年辛勤耕耘,《聖經新譯本》於1992年完成,自面世以來,幫助了無數讀者清楚而準確地明白神的話語,建立純正信仰,高舉基督,深受各地華人教會歡迎。

  在向天父感恩不盡之時,環球聖經公會仍努力不懈,不斷檢核譯文、吸收新知,務使《聖經新譯本》更上一層樓,幫助信徒更確切明白聖言,深化信仰和生命。

  事實上,近二三十年,聖經學術研究在質和量方面都有長足發展,一些研究範圍更有重要突破。抄本考證、原文字典、文法書籍、語意結構分析、翻譯手冊、各類聖經辭典及註釋書等重要工具的出版如雨後春筍,很多歐美語言和中文的聖經新譯或修訂本也相繼面世。這不但大大幫助我們認識原文,也讓我們得到不少啟迪,可以更好地用現代語言來精確地表達原文的
意思。

 

橫貫四海 協調各地華人語言習慣

 

  踏入二十一世紀,互聯網的盛行,改變了時代的面貌。各地華人社會在全球互動下,發展迅速;而且藉網絡社交媒體興起,文化交流益趨頻繁,豐富了中文的詞彙和表達方式,並使一些以前恰當的譯文用語,隨著語言習慣的變遷,變得生僻難懂,甚至產生歧義。如何盡量保留教會熟悉的詞彙而推陳出新,並協調兩岸四地以至海外華人的語言習慣,就成了對公用中譯本的挑戰。此外,今天流動通訊發達,無論是幾乎人手一部智能電話的大都會,還是有過億文盲的偏遠地區,聖經都不單要容易看得明白,也要聽得清楚,而且要能反映原文的情感語氣,讀起來琅琅上口,易於背誦。這些挑戰都促使我們重新考量翻譯的原則和策略。

  當然,近代語言學和翻譯理論日益發展,也幫助我們更加清楚地辨析不同翻譯策略的優點和限制,並就原文和中文語系在語法和表達上的異同,作更周詳的考慮和明晰的判斷,以期達到與原文有最佳對應,直譯而不流於硬譯,意譯而不流於演繹的至高譯經境界。

 

開通網絡 借助電腦科技推升譯經水平

 

  電腦科技突飛猛進,對各界都產生極深刻的影響,譯經也不例外。功能強大的原文分析軟件和包羅萬象的聖經電子資料庫,能以驚人效率,為原文字詞和句法結構的研究分析,提供更全面、更詳細、更準確的客觀數據,也幫助我們更有系統和更一致地翻譯。以前需要踏破鐵鞋去搜羅、經年累月來梳理的資料,現在往往可以在電腦鍵盤上彈指可得。同時,互聯網大大加強了翻譯團隊的溝通互動和合作,讓團隊更能集思廣益,克服個人的限制和盲點。這一切都為聖經翻譯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幫助。

 

合鑄巨構 數十位學者同心鍛造經典

 

  在這些社會條件的聯動下,環球聖經公會與時並進,精益求精,決意在《聖經新譯本》的美好基礎上,啟動嶄新的譯經計劃,以應二十一世紀華人教會所需。新的譯本定名為《環球聖經譯本》(前稱《環球新譯本》),秉承忠於原文、易讀易懂的譯經原則,採用各地普遍使用的現代規範漢語,讓不同地域、不同語言習慣、不同文化程度的讀者,都能更容易明白 神的話語,吸收真理信息。

  《環球聖經譯本》翻譯過程非常嚴謹,廣邀各地數十位華人聖經學者,參照原文底本詳細審訂譯文,並由另一批學者回應和補充;然後,綜合本會駐會學者、研究助理和編輯團隊的獨立審訂來比對增益。此外,我們更特設陣容強大的語文組,由資深語文和翻譯學者主持,與本會聖經原文學者互動合作,因應兩岸四地以至海外華人的語言習慣,潤飾文字,務求行文流暢自然,不刪節內容,也不添加枝節,使譯文雅俗共賞,讓全球華人不論甚麼年紀都能讀懂聖經。同時,我們又廣泛收集翻譯顧問、各地教會領袖和各階層讀者的意見,字斟句酌,務使譯文意思更準確明晰,字句鏗鏘,適合個人閱讀、研究和教會公開朗讀。

 

未完之工……

 

  《環球聖經譯本》的名稱,不單反映了環球華人學者的參與,也表明我們期望能兼容不同地域的漢語表達習慣,藉這譯本服侍普世華人教會。這個譯本除準確傳譯 神的話語外,譯文也附上很多腳註,交代抄本異文資料,說明經文的翻譯取向和解釋,鼓勵讀者進深研習,培養認真讀經的習慣,更深入明白聖經。現在新約全書已經問世,舊約全書的翻譯也如火如荼。我們期望你也能參與其中,藉閱讀、代禱、奉獻和提供建議,推動這一個新世代華文聖經譯本的翻譯和出版,與我們一起完成這意義重大的聖工。

  為了讓《環球聖經譯本》作出最大貢獻,我們會繼續與國際宣教機構合作,幫助資源缺乏的中國少數民族聖經譯者,能以這部清晰準確的譯本為藍本,翻譯出版適合少數民族閱讀的聖經,讓教會用以栽培信徒和傳揚福音。

  《環球聖經譯本》與史上任何譯本一樣,無論翻譯團隊付出多少心血和努力,無論怎樣推敲斟酌、千錘百煉,仍不免有其限制和缺失。謹願那開恩賜下聖言的主,也以祂的恩典覆蓋我們,彌補我們的不足,把《環球聖經譯本》化作蒙祂悅納的馨香祭物,藉以賜福讀者,讓他們更準確清楚地明白祂的話語,更深刻地認識、更熱切地愛慕聖經所見證的耶穌基督。

 

 

原文底本、翻譯原則與範例

 

 

一、原文底本

 

舊約:主要依據最新版《斯圖加特希伯來文聖經》的馬索拉文本,但在個別情況下會選用死海古卷、《撒瑪利亞五經》、《七十士譯本》以及其他古譯本的讀文;特別參考Biblia Hebraica Quinta、Hebrew University Bible 及 Oxford Hebrew Bible 等近期校訂本正在陸續出版的異文分析和評論。
新約:主要依據最新版《內斯尼和亞蘭希臘文新約》的正文,但在個別情況會選用其他讀文;特別參考 Center for New Testament Textual Studies 詳盡的異文電子資料庫和分析。

 

二、翻譯原則:忠於原文,易讀易懂

 

參考各類原文詞典、文法書、聖經註釋和古今中外的重要聖經譯本,充分利用原文分析軟件和電子資料庫,基於嚴謹的學術研究來確定原文字詞和語句的意思;仔細考慮經文的歷史、文化和神學處境,並顧及修辭技巧、體裁風格、情感語氣以至弦外之音,包括新舊約的呼應,務求形神兼備,把經文對原初讀者的意思清楚準確地以現代漢語表達出來(參考書目及其他資料,見環球聖經公會網站 http://www.wwbible.org)。

 

三、範例

 

1. 字詞準確意思

 

A. 路15:25 那時,大兒子正在田裡。及至他回來,離家不遠,就聽到樂隊*和歌舞*的聲音。
樂隊│譯│這個詞的意思是由各種樂器合奏的音樂,通常指樂隊演奏。
歌舞│譯│這個詞可指跳舞,但是在 希臘文獻裡大多指歌舞團表演,而且在這裡與“聽”搭配使用,應是指載歌載舞,大規模的歡慶,所以大兒子還沒有回到家裡就聽到了。

B. 羅5:14 甚至連那些沒有像亞當違命*那樣犯罪的人,也在死的權下。
違命│譯、解│這個詞專指違背命令或律法的罪(2:23,4:15),不是泛指一般的過錯。因此,“從亞當直到摩西”的人類雖然都犯罪,卻因為沒有 神頒布給亞當的命令,就沒有這“違命”的罪;正如他們還沒有 神頒布給摩西的律法,就沒有“違犯律法”的罪(4:15,5:13)。

C. 啟8:13 就聽見一隻在高空中央*飛翔的鷹大聲說。
高空中央│譯、解│由“天”和“中間”組成的複合詞,是天文用語,不是指半空,而是指太陽在天空上升至最高的一點,即天頂(英文:zenith)、中天(midheaven),人人都很容易就能看見,是宣布信息的最佳位置。

 

2. 詞彙色彩

 

A. 太5:12 要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報償*是大的。
報償│譯│這個詞本意是“酬金、工資”(20:8;路10:7;約4:36;羅4:4;提前5:18;雅5:4),可引申指各種基於某人行為而給他的獎勵或懲罰(彼後2:13;啟22:12),用詞色彩跟“賞賜”有點不同。

B. 徒5:1~2 有個人名叫哈拿尼雅,他和妻子撒菲拉一起賣了一塊田產。他偷拿*了一些賣田地的錢。
偷拿│譯、解│這個詞帶強烈貶義,在希臘文獻裡指私佔戰利品、挪用公款,或偷拿主人財物等取之無道的惡行。這個詞在LXX只出現於書7:1及次經《馬加比貳書》4.32,約書亞記指出亞干偷拿耶利哥城的財物(就是那些要毀滅為祭獻給耶和華的財物),以致悲慘收場……這個詞在新約聖經別處只出現於多2:10,指偷拿主人財物。這裡用這個強烈的貶義詞表示,哈拿尼雅既然聲稱錢已經奉獻給 神,卻從中留下一些給自己,實際上就與盜用聖物無異,他的下場也像亞干等人一樣。

C. 徒10:28 你們都知道,猶太人是不許和異族人*結交來往的。
異族人│譯、解│由“不同”和“種類”組成的複合詞,比一般譯作“外族人”的詞更強調種族的差異。

D. 羅12:9 愛,不可虛偽;惡,要深惡痛絕*;善,要緊貼不離*。
深惡痛絕│譯│複合詞,由“痛恨”和加強語氣(或有“離開”的意思)的介詞組成,語氣比一般譯作“憎恨”或“厭惡”的常用詞更強烈。
緊貼不離│譯│這個詞源於“黏膠”,意思是把物件接合,例:黏貼、鑲嵌、熔接,常喻指各種緊密的關係,包括“緊緊跟隨”(LXX撒下20:2)、“緊密相親”(太19:5;林前6:16~17)、“投靠”(路15:15)、“結交”(徒5:13,9:26)。

E. 林前10:28 但是如果有人告訴你們:“這是祭過神明的食物*。”
祭過神明的食物│解│原文是複合詞,由“神聖的”和“獻祭”組成,構詞方式與“祭過偶像的食物”一樣,只是以“有關神的、神聖的”取代了“偶像”部分,是不信者的用語,反映他們對自己神明的看法跟信徒的不同。

 

3. 呼應舊約用語和典故

 

A. 太18:21~22 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犯罪對不起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七次夠了吧?” 耶穌對他說:“我告訴你,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七次*!
七十七次│譯│直譯是“七十次七”,可理解為“七十次〔的〕七〔次〕”,或“七十次〔和〕七〔次〕”。不過,同一個片語見於LXX創4:24,在那裡只能理解為“七十七”。本節明顯引用創4:24的典故:拉麥想無限量地報復,耶穌卻強調無限量地寬恕。

B. 路1:37 因為對 神來說,沒有甚麼不可能的事。
│譯、解│本節也可譯作“因為 神的每一句話都沒有不帶能力的。”(“事”也可指“話語”,“不可能”也可指“沒有能力”。)不過,“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是聖經及希臘文獻常見的觀念,而且本節原文用詞幾乎與LXX創18:14的“難道在 神那裡有不可能的事?”一樣,也同樣是回應不可能生孩子的問題,所以這裡較可能是指“事”而不是“話語”。這也是幾乎所有英譯本採納的看法。

C. 路19:44 ……不容你裡面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上,因為你沒有認出 神察看審判的時候*。
察看審判的時候│譯、解│“察看審判”原文是複合詞,由“觀察”和加強語氣的介詞組成,基本意思是仔細檢查,可引申指“看望”、“眷顧”、“探視”,或“(察看而)審判、懲罰”等。這個詞單獨使用時,可指 神審查並直接介入人間事務,或賜福,或審判。不過,在舊約聖經裡,這個詞如果配以時間詞組成片語(“鑒察的時候”、“鑒察的日子”、“鑒察之年”),則一貫是指將要來的審判(賽10:3;耶6:15,8:12,10:15,11:23)。本節的語境明顯是審判,並很可能暗引LXX耶6:15,那裡用了同一個片語“在察看審判的時候〔他們將會滅亡〕”,來預言耶路撒冷受審判。路19:42又反映耶6:14,那裡指出他們自以為有“平安”,其實沒有平安。此外,路19:43~44也反映賽29:3~6的審判用詞。所以這裡“察看”的意思應是“審判”而不是“眷顧”。

D. 羅9:3 ……恨不得 神讓我自己成為受詛咒的祭物,滅絕*於基督之外!
受詛咒的祭物,滅絕│譯、解│原文是一個名詞,源於“放置”,在希臘文獻裡指放置在 神廟裡的供物,LXX偶爾按這用法指“歸〔耶和華〕為聖的供物”(利27:28及舊約次經幾處;參路21:5),但幾乎一貫都指“毀滅而歸耶和華的祭物”(申7:26;書6:17、7:12;士1:17;亞14:11等)。一般情況下,這個詞可以簡潔地意譯作“詛咒”來表達當中極端負面的意思。不過,因為這裡暗引的典故,是摩西祈求 神除滅他而使以色列人得救,所以把“遭毀滅的祭物”這含意清楚完整地翻譯出來更好。

E. 林前13:5 不做不合體統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動怒,不圖謀惡事*,
圖謀惡事│譯│“圖謀”原文可指“計算”、“盤算”、“推斷”,如果在這裡把“計算”理解為“計較”,並且加上原文沒有的“別人”及“對我們的”來修飾“惡”,這片語可理解為“計較別人對我們的惡”。不過,由於13:5~6原文反映LXX亞8:16~17用詞(“誠實”、“圖謀”、“惡事”、“愛”),而那裡是指“圖謀惡事”,這裡也應這樣理解,而且根據文法及詞義,這是最簡單自然的看法。事實上,“圖謀”與“惡”連用,在聖經別處一貫都是指人圖謀惡事(LXX詩34:4,40:8;耶31:2〔中文聖經是詩35:4,41:7;耶48:2〕;箴16:30;彌2:1)或耶和華計劃降禍(LXX耶18:2、11,33:3,36:11,43:3〔中文聖經18:8、11,26:3,29:11,36:3〕),沒有一次是指計算別人的惡。

 

4. 顯示原文文法和句式的含意

 

A. 太1:20 約瑟仔細考慮這些事之後*,主的一位天使就在約瑟夢中向他顯現……
仔細考慮這些事之後│譯│“仔細考慮”原文是過去不定時時態分詞,通常表示主句動詞描述的行動較後發生。此外,希臘文過去不定時時態主要用作總括性的描述(通常是總括發生了的行動),不用來表示行動持續。天使向約瑟顯現,不是在約瑟正考慮這些事的時候( 即入睡前),而是在他打算暗中把馬利亞休了之後(夢中,即入睡後)。

B. 太24:42 因此,你們要保持警醒*,因為不知道你們的主哪一天要來。
保持警醒│譯│現在時態、祈使語氣動詞,在這裡表示動作和狀態的持續或經常性。
   太24:43 ……家主如果知道竊賊晚上幾更會來,就會提高警覺*,不讓自己的房屋被他挖穿。
提高警覺│解│與24:42“保持警醒”原文是同一個詞,但這裡用過去不定時時態,表示具體行動,即因為知道賊甚麼時候會來而特別提高警覺,對比上節的不知道主哪一天會來而一直保持警醒。
說明:知道主幾時再來而特別提高警覺,人人會做;不知主幾時再來而保持警醒,就需要信心和毅力。

C. 徒2:17 ……你們的兒子、你們的女兒*都會說預言……
你們的兒子、你們的女兒│譯、解│原文用的不是包括男女、一般譯作“兒女”或“孩子”的詞語,而是兩個並列的片語,分別指“兒子”和“女兒”。在當時社會,女兒的地位不及兒子,但她們也會領受聖靈、說預言。

D. 徒23:8 原來撒都該人說沒有復活—無論是復活為天使,還是復活為靈*,法利賽人卻兩者*都承認。
無論是復活為天使,還是復活為靈│譯、解│或譯“沒有天使,也沒有靈”。這兩個片語原文並列,句式跟“沒有復活”不同,可能是對復活進一步的描述,而不是另外兩項;下句的“兩者”似乎也支持這看法。由於撒都該人奉摩西五經為權威,而摩西五經不少地方提到天使,所以若這裡說撒都該人不相信有天使,就令人莫名其妙。

E. 羅3:23 因為人人都犯了罪,虧缺著* 神的榮耀……
虧缺著│解│原文動詞是現在時態,表示狀態的持續,有別於上半節“犯了罪”的過去時態。雖然多數中文譯本把這動詞譯作“虧缺了”,但各古譯本和現代歐美譯本都用現在時態。

 

5. 情感語氣

 

A. 太7:13~14 ……通向生命的門是多麼的窄,路是多麼的小*,找到它的人真少!
多麼的窄……多麼的小│解│……原文有感歎詞,指出信徒進永生必須面對困難(參徒14:22),也慨歎世人往往選擇滅亡之路。

B. 羅9:3 為我的同胞,就是我骨肉之親,恨不得 神*讓我自己成為受詛咒的祭物……
恨不得 神│譯、解│這動詞基本意思是“(向 神)祈求”,在希臘文獻裡通常用於向神明禱告、起誓或許願,不僅是“願意”或“甘願”。按9:1語境,這裡有起誓的意味,反映強烈的願望……不過,保羅用的是過去未完成時態動詞,表示雖然極其希望這樣做,卻知道實際不能做到,就像摩西為使同胞得救,祈求 神把他從生命冊上除名那樣;參出32:32~33。

 

6. 修辭技巧:語帶雙關、巧妙用詞

 

A. 約12:35 光在你們當中的時間不多了。你們要趁著有光的時候行走,免得黑暗勝過*你們。
勝過│譯、解│這個詞有多重意義,或譯“抓住”或“追上”;一詞多義是約翰福音的特色。這裡用詞呼應1:5“黑暗卻不能勝過光”。黑暗不能勝過真光,門徒如果信靠世界之光耶穌(12:36),也就可免被黑暗勝過。

B. 約19:30 耶穌嘗了那酸酒,說:“完成了!”就低下頭,把靈交出*。
把靈交出│譯、解│或譯“斷了氣”;原文用這不尋常的表達方式來指“斷氣”,是語帶雙關,暗指耶穌藉著死賜下聖靈。從最接近的上下文理解,這裡的“靈”是指耶穌的靈魂,“祂把靈交出”代表祂死了;而且祂主動交出靈魂,就呼應了10:18的宣稱:沒有人能奪去祂的生命,是祂自己捨去的;從整卷福音書的主題來看,“把靈交出”也暗示主離世後賜下聖靈(7:39,16:7,20:22)。
說明:用“把靈交出”這個直譯帶出原文的雙關語,而不用“斷氣”這個意譯或太過具體的“交付靈魂”,以免失去“賜下聖靈”的弦外之音。

C. 林前6:7~9 為甚麼不寧可忍受不義的對待*呢?……你們反而行不義*……難道你們不知道不義的人*不能承受 神的王國嗎?
忍受不義的對待、行不義、不義的人│譯、解│6:7“忍受不義的對待”是6:8動詞“行不義”的被動形式,與6:9用作具體名詞的形容詞“不義〔的人〕”是同源詞。“行不義”常有“傷害”或“虧待”的意思,但這裡採用直譯,以帶出經文用詞的聯繫和文理邏輯;參6:1“不義的人”。

D. 林後12:15 我甘心樂意為你們的生命而耗費*,甚至耗盡自己*。
耗費、耗盡自己│譯、解│這兩個詞原文是同源詞,基本意思都是“消費”,常有“耗費”、“耗盡”、“揮霍”的意思。第一個詞是主動語態,指保羅為他們耗費;第二個詞是由第一個詞與加強語氣的介詞組成的複合詞,用被動語態,指保羅自己被耗盡。

E. 啟5:9 唱著新歌說:“你配取得*書卷,拆開它的封印,因為你曾被殺……
取得│譯、解│與4:11“取得”原文是同一個詞,5:9“你配取得……因為”也與4:11句式相同,暗示羔羊與主 神對等,羔羊救贖萬民之功,也可與主 神創造萬有之功媲美。

 

7. 文學風格及結構

 

A. 路3:5 
   一切深谷都將填滿,
   大小山岡盡要鏟平!
   彎曲的成為直路,
   崎嶇的變作坦途!
說明:本節引自LXX賽40:4,是精簡押韻的詩歌體,氣勢磅礴,最後兩句原文只有一個連繫動詞(“將會是”=“成為”、“變作”),形容詞“彎曲”和“崎嶇”用作具體名詞,沒有寫出不言而喻的“地方”。因此,譯文力求文字凝練,音韻諧和,以表達原文的文學效果。

B. 羅1:29~31 
   充滿了各樣的不義、邪惡、貪心、惡毒;
   充斥著嫉妒、兇殺、爭鬥、欺詐、惡意;
   暗中造謠、 公然詆毀、憎恨 神、暴虐欺凌、驕矜傲慢、自吹自擂、
   多方作惡、忤逆父母、
   愚昧無知、毫無信義、冷酷無情、心無憐憫。
│解│這目錄共有21項,分為三組。第一組用分詞“充滿了”配合四個與格名詞,第二組用形容詞“充斥著”配合五個所有格名詞,第三組有12個賓格名詞或用作具體名詞的形容詞,並可按結構再細分為三小組。這21個項目語意有不少重疊,頗大程度上是為了修辭效果而編排的,例如首四項押尾韻(-ίᾳ),最後四項用反義前綴“無”來押頭韻(ἀ-),整個目錄讀來層次分明,鏗鏘有力。由於中文欠缺原文的修辭特色,如果只是把這21項劣行平鋪直敘地連在一起,讀來就容易顯得冗長雜亂。因此,譯文按原文結構把這些項目分組排列,嘗試在某程度上體現原文起伏有致的節奏,並最後以四個用“無”的詞語組合來反映原文的修辭特色。

C. 啟4:8 
   聖哉!聖哉!聖哉!
   主, 神,全能主宰!
   昔在、今在、即將要來!
說明:啟示錄有強烈的節奏感(特別是3、4、7的節奏)和複雜細膩的文學結構,例如“主, 神,全能主宰”的組合在啟示錄裡出現了七次(1:8,4:8,11:17,15:3,16:7,19:6,21:22),“昔在、今在、即將要來”的組合也出現了三次(1:4、8,4:8)。本節對神的讚歌有工整的3x3結構,如果把語句重組譯作散文,就會失去了原文的風格和節奏。

 

 

參與《環球聖經譯本》翻譯事工的團隊

 

 

主編

張達民博士

 

聖經學者:(按姓名筆畫排序,下同)

吳仲誠博士、吳存仁博士、吳道宗博士、吳榮滁博士、吳慧儀博士
吳羅瑜博士、吳獻章博士、呂紹昌博士、李志秋博士、李保羅博士
周永健博士、林梓鳳小姐、邵晨光博士、孫寶玲博士、袁天佑博士
袁成忠博士、區應毓博士、張玉明博士、張 略博士、梁仲堯博士
梁向暖博士、梁美心博士、梁國權先生、梁 薇博士、許宏度博士
陸蘇河博士、麥啟新博士、曾祥新博士、馮志就博士、黃天相博士
黃天權博士、黃浩儀博士、黃嘉樑博士、黃儀章博士、黃錫木博士
黃鴻興博士、楊詠嫦博士、詹正義博士、雷建華博士、廖金源博士
趙詠琴博士、劉少平博士、潘隆正博士、蔡定邦博士、蔡金玲博士
黎業文博士、賴可中博士、賴建國博士、鮑會園博士、鮑維均博士
戴浩輝博士、謝 挺博士、謝慧兒博士、顏維哲博士、羅 羚博士

 

語文組:

王漢川博士(組長)、任東升博士、朱瓊女士、牟朝暉女士、
吳文南博士、姜桂栩教授、楊 倩女士、舒秋艷女士

 

語文顧問

范 國教授、張群顯博士、黃耀堃博士、王莘農先生、張 騫先生

 

駐會學者

張達民博士、黃朱倫博士、羅達理博士

 

名譽監督

容保羅牧師

 

督印

陳肇兆博士

 

統籌

黎永明博士

 

研究助理與編輯

李金好女士、李淑婷小姐、周志山先生、林曉真女士、胡文芳女士
唐子明先生、陳少蘭小姐、陳梓宜小姐、曾景恒小姐、黃邦榮先生
黎桀丞先生、嚴家亮先生

 

設計

陳藹詩小姐、張錦良先生、楊明明小姐

 

顧問團

王永信牧師、王美鍾院長、王 睿會長、布興.大立院長
朱志偉牧師、余達心博士、吳宗文牧師、吳獻章博士、呂紹昌院長
李秀全牧師、李保羅院長、李振群博士、李耀全博士、沈立德博士
周文傑傳道、周功和博士、周永健博士、周神助牧師、林日峰院長
林明祥先生、林長贈會督、林榮樹牧師、邵晨光院長、邵樟平先生
姚何佐恩女士、施熙禮長老、洪振賢長老、范偉文先生、夏忠堅牧師
孫寶玲院長、馬長生先生、張玉文博士、張戡雄先生、張慕皚博士
梁燕城博士、許道良博士、許震毅牧師、郭文池院長、陳 正院長
陳信良牧師、陳威靈牧師、陳若愚牧師、陳黔開牧師、陸 輝院長
麥希真博士、麥基恩醫生、馮兆成院長、黃天權博士、黃昌發牧師
黃婉霜女士、楊詠嫦博士、溫偉耀博士、董宇正牧師、鄒挺群律師
廖亞全校長、褚永華院長、劉少平博士、劉少康牧師、劉 彤牧師
劉群英小姐、滕近輝博士、蔡少琪牧師、蔡華平牧師、蔡麗貞院長
鄭家常長老、黎業文院長、黎德強牧師、蕭壽華牧師、鮑會園博士
鮑維均博士、聶錦勳博士、鄺炳釗博士、譚偉康牧師、蘇振強牧師
蘇振豪先生、蘇穎智院長